搜索

客服热线:0731-84258080     会员登录 | 注册

牧鑫资产张杰平:期权对整个金融市场是一个非常正面的工具

  本期嘉宾简介:张杰平博士,牧鑫资产董事长、投资总经理。英国剑桥大学数量金融学博士;新加坡国立大学和德国慕尼黑科技大学的应用数学硕士;新加坡国立大学应用数学和统计学学士,获评最优秀数学系毕业生。毕业后在瑞士信贷伦敦和新加坡分公司负责新兴市场外汇结构化衍生品的交易业务(曾管理超过100亿美金的衍生品资产)。 2012年回国合伙创立了上海杉树资本。 2015年创立上海牧鑫资产,建立团队并开展国内资产管理业务。

  拥有多年的行业研究、策略开发及投资管理经历,擅长对衍生品架构、价格规律进行数量化实证研究,开发出有效的量化策略。曾带领团队开发了多个优秀交易策略并创建了集策略、交易、风控为一体的管理系统。

  期权,很多人会觉得比较复杂,那么,该如何结合市场更具象的了解期权?国内期权市场与海外成熟市场的差距主要体现在哪里?期权和期货、股票在玩法上有什么区别?上证50ETF期权成交十分活跃的主要原因是什么?期权在资产管理上又有哪些运用

  张杰平认为,国内很多投资者并不是那么专业,就需要有个工具把它所不喜欢的风险转移出去,期权是类似保险的非线性产品,只有这类产品才可以充分地转移风险。有了期权这个工具以后,整个市场的专业化会进步很快,势能效率也会提高很多,对整个金融市场是一个非常正面的工具。

  以下为采访文字实录:

  东方财富网: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财富观察。提起期权部分人对它的认识都只停留在概念上那么什么是期权?它有哪些优势?在资产管理中它又充当着怎样的角色?那么期权和期货相比有怎样的联系,和股票在玩法上又有怎样的区别呢?今天为大家请到这位嘉宾他在期权这个领域有着深刻的认识和研究。我们首先通过短片一起来认识一下他。

  坐在我身边的这位嘉宾就是今天邀请到演播室的来自于牧鑫资产的董事长,投资总经理张杰平先生。张先生你好。

  张杰平:你好,主持人好,大家好。

  东方财富网:杰平,首先给我们来介绍一下牧鑫资产当前的一个大致情况以及你个人的一个从业经历。

  张杰平:牧鑫资产是在2014年成立的,我们是专注于量化投资这一块,我们现在是基金协会私募管理人,同时也是基金协会会员。我们在量化这一块覆盖面比较广,现在团队有四十名左右的员工,有大概有二十位是投研,然后有五位是技术开发,然后有三名专业的风控人员,还有其他很多传统产品和市场人员。所以我们对我们的资金方在策略方面提供一个比较全方位的服务,我们比较强调量化在多策略、多资产和多周期和多品种这方面一个强项。牧鑫资产在这个方面也是整个团队也是相互配合,在这方面也是做了很多工作。在产品线方面,我们也做了像传统的中信策略,像CTA策略,还有像股票多投,量化机选,择时对冲的、宏观对冲的等等方面。同样我们在衍生品这块我们也推出独立的一个产品,在目前国内的情况主要是围绕期权这方面的产品给我们的资金方服务。

  我个人,我应该是属于比较典型的理工科背景。第一我是江苏人,我高中的时候就出国去新加坡留学。在新加坡读本科和硕士,硕士读的数学,然后去英国剑桥读了博士,也是在数学方面的金融,数学加金融。

  东方财富网:学霸。

  张杰平:在学校里面应该属于这一类,学习比较好的,然后在大学的时候一直在学校里面,我毕业的时候也是学校里面,数学系里面还是排名第一。所以当时在新加坡还是不容易的一个事情,但是回头想还是学习挺好的一个学生。然后对数学这方面一直比较有兴趣。我是05年、06年接触到实战中的期权这方面的一个业务。当时在瑞士信贷就接触到这方面的业务。当时他们用很多很复杂的数学公式来研究这一块策略,然后它整个策略逻辑可以把期权作为一个可以用股票或者是现金来搭建出来的一个,像一个金字塔一样,金字塔可以用这个工具来搭建出来,整个搭建的过程是对数学的依赖是非常强的,整个过程也是非常完美的一个结构。所以我就在那个时候就入行这个行业,在伦敦一直做衍生品市场。所以我做的产品还相对比较复杂,现在国内的期权还是比较简单,我们当时做的产品还是非常非常复杂的一些金融产品,因为大家的需求越来越深度,所以对金融创新,金融结构的要求也越来越高。所以我一直做外汇这一块,做东欧、中东和非洲的市场。2009年底,2010年初我被公司派到新加坡,也是拓展亚太地区的业务,所以一直做这一块。2012年回国,当时也是冲着国内期权有可能会推出,当然传的还蛮多的,我相信我在国外期权做了这么年,而且在国外期权这一块也是实战的经验非常充分,在国内的话应该可以发挥自己的强项。但是当时很多政策的原因一直等到2015年才推出,推出以后我们就第一次参与,后来我们就一直做,所以我个人的话是在期权这一块,衍生品这一块从业的时间比较长,差不多有十几年经验,一直做这一块,对这一块的话还是比较喜欢的,从我的个人角度看既利用到我的学校的学业的背景和我的专业性,而且可以让我找到很多成就感,这个工具。

  东方财富网:我们提到期权大家对它的认识还停留在概念上,这个期权到底是什么?我们怎样去吃透它,理解它?杰平您是有长时间的市场研究了,能不能结合市场,结合着您对于这个领域长时间的一个研究,给我们更加具像生动化的介绍一下这个概念?

  张杰平:我觉得期权它本身还是比较复杂的概念,跟股票相比有一定的复杂性,国内的话现在还是初期,所以我觉得在国内很多人对这块领域的理解还比较浅,但是在这几年的发展过程当中,我觉得交易所和各个券商做了投资的培训,做了很大的工作,其实已经起到了很大的一个效果,但国内的话我们要认识到这个产品我们跟国外相比确实有很大的一个差别。

  期权是非常古老的一个概念。像在《圣经》里面1700年之前就有记载了这么一个概念。但是金融市场真正开始的话是从1973年,1973年芝加哥交易所就推出这么一个期权,一笔个股期权。73年那个时候还没有计算机,所以期权对大家来说跟现在对大家期权的感觉来说当时是更蒙。但是1973年就有一些数学爱好者,提出一些非常美妙的数学结构来定价这些期权,但是当时没有计算能力,其实发展也是花了很长时间缓慢发展的。然后一直到95年以后大家计算机逐渐普及化,我觉得现在年轻人接触计算机比较早一些,但当时在我们年轻的时候,小时候计算机当时还没有,所以当时计算能力是很弱的,但是随着计算能力的增强,其实期权在海外增长就特别特别快,它不是一个线性增长,是一个曲面性的增长,我是05年、06年也见证了后半期的增长,确实是非常非常凶悍,那整个期权,整个衍生品在海外的体量已经很大了,场内的话,15年年底的话就有40万亿美金。场外的话有接近500万亿美金左右。现在应该是超过这个数字。所以它这个体量500万亿美金那是很大的一个体量,国内的话我觉得现在刚开始,其实这个概念本身其实我们在日常生活当中也是有很多接触,只是对这个概念没有把它学术化。比如说我们所接触的一个工具就是保险。其实在我们生活当中有很多风险,我们需要把风险转移给能够承担风险的这个人。比如说你开汽车,开汽车其实风险是挺大的,因为汽车有可能出事故,这个是从概率上面,从数学角度上面是有这个可能,但它一旦发生事故的后果其实是很严重的,对很多人来说其实是我们承担不起的。比如你开汽车你撞了一个法拉利就可能会面临很大的一个赔偿。如果你担心这个风险的话你有可能就不敢上路开车了。你如果想象我们所有的人都不开车,那这个社会的效率其实是很差的。所以我觉得这个,所以国家有一个强制汽车保险的概念,就是让所有汽车开的人都必须要通过保险的方式把我们的风险转移给可以承担这个风险的人。现在这几个就是保险公司,保险公司通过收取保费把你这个风险给承担过来,它通过分散的方式来管理这个风险。最终的一个方式就是我交了保费,我就不会太担心这个风险,我当然也会小心,但我不会为了担心这个风险而不敢开车,整个社会就是因为这个风险转移的特性,大家效率就提高了,因为你可以开车,你可以更有效地可以做很多事情。

  我觉得金融行业同样的,金融行业其实很多还是我们国内经常说的散户,其实他们有很多投资者并不是那么专业,并不是那么专业就需要有一个工具把它所不喜欢的风险转移出去,其实期权或者叫非线性的产品,只有这类产品才可以充分地转移这个东西,所以我觉得有了这个工具以后,其实整个市场的专业化会进步很快,整个的势能效率也会提高很多。这个效率提高以后我觉得整个金融市场的成本或者摩擦成本都会降低,对整个国家对整个金融市场是一个非常正面的一个工具。

  东方财富网:海外其实它的市场更成熟,因为它交易品种多,而且它对于风险应该是比较偏重的,它不属于投机的这一块。那对于这样一个成熟的市场,您觉得国内市场它的一个差距在哪?或者说我们可以提高和上升的一个空间您觉得在什么地方?

  张杰平:我是很佩服我们国家在战略布局上面的一个准确度。因为我们中国经常讲是摸着石头过河,我觉得这个方法是非常对的,国内,从我们了解的话,国内衍生品发展的方向和国外方向其实是一致的。其实证监会方主席也经常讲就是多层次的金融工具。这些我觉得是非常准确的,因为这个行业需要这个工具来转移风险,但是同样我们也要认可这个时间的差距。我们毕竟开始的晚。人家1973年就开始,我们2015年才开始,毕竟晚了四十年。而且我们国内整个投资人的结构跟海外相比这个专业性角度估计还有一定的提升空间。我觉得我们需要承认这个差距,但是整个方向我们是非常对的,我觉得国内跟国外我们的方向目标都是一致的,我相信我们国内的现在技术,有些技术方面已经是处于世界领先情况,比如说像1973年当时美国没有电脑。但是我们现在手机的计算能力已经是很强了。所以我相信将来我们中国在期权或者衍生品这一块,整个培训或者追赶的速度会快很多。我相信我们有可能几年的时间就可能会进化国外需要用四十年的时间进化这么一个过程。所以我觉得我们会非常快,所以我们牧鑫资产对这一块也非常看好。

  东方财富网:提到期权和期货,大家在想它们之间有没有关联?因为我之前做功课,期权有看涨和看跌期权。相反期货这边也是可以买涨,也可以买跌,大部分对它的联系可能停留在这一块,您给我们介绍一下它们之间有没有比较密切的一个联络?

  张杰平:这个问题其实非常巧妙,因为这两个工具的话要从不同的维度来讲,其实从整个社会来讲就是一个风险转移,从数学角度看我们定义的话一类是一个线性的产品,就是它的整个结构是一个线性的,一条线的,可以用一条线来画。那期权属于一个非线性的产品,这个线性产品和非线性产品其实是很大一个质的变化,是一个质的变化。国外就因为这个的话,线性产品和非线性产品交易台都不一样,就是你这个台是管理线性产品,这个交易台是管理非线性产品,因为大家考虑的角度,专业性要求都很不一样。为什么这么讲呢?线性产品其实你没有办法转移风险的。就是你买了股票涨你会赚钱,跌你会亏钱,你买了期货涨,只是杠杆有可能上去了,涨不会赚钱,跌同样你会亏很多钱。但期权的话它可以把你下面的风险给锁住,它可以涨你可以享受上面的一个利益,跌的话你有可能下面的亏损是可以保护住的,它是一个非线性的,你就把下面有可能很大的亏损的风险转移给另外一部分,这个是很大一个重要性,就是一个线性和非线性的一个特色,所以国外只有这个非线性这类产品出来以后才有很多风险转移,就是大家变得越来越专业了。在几十年前有可能我是学一个数学的,读到博士的一个人,在金融行业有可能找不到工作,我可能在这个行业里面有可能不需要这么复杂的东西,但是从一个风险管理的角度来看,那我的发挥的力量就大很多,因为它还是一个很技术的活,一个很专业的活。比如我们其他行业,像保险行业也是一样,我们大家都知道精算师是一个很高大上的一个职业,其实精算师他也是一个风险管理者,它承担了这个社会管理很多赔付风险的这么一个工作,所以他承担这个风险,所以我们对他有尊重,同样在金融行业,期权的管理者同样是承担这么一个风险的职位。

  东方财富网:期权和股票在玩法上有什么区别吗?

  张杰平:它有它的杠杆特性,在杠杆特性上面跟期货有很大的一个类似性,但是它更大的作用是一个风险转移。股票跟期权相比一个有杠杆,一个没有杠杆。

  东方财富网:就是要交一定的保证金是吗?

  张杰平:你买期权的话,比如是期权100块钱的东西,如果期权费是5块钱,那你就只付5块钱,你最多亏掉5块钱。

  东方财富网:期权它是不是有一定的时间的限制?

  张杰平:对,它有一个时间的限制。

  东方财富网:比如说我买一个看涨期权,我看这个股票,我觉得现在是30块,我看涨以后能涨到45,我们协商好一个月,是不是有一个时间限制?如果这一个月没有达到,比如是跌了,可能我这份保证金就没有了,相反我可能会损失一部分的资金。

  张杰平:是的,你讲的是非常对的,因为我刚才举的一个例子,风险转移因为你不可能是一个低成本把无限的风险或者永久性的风险转移给那个风险的承担者这不可能的。就像保险一样,保险它有一个有限期,所以你每年都要付车险。因为它的风险承担者对这个社会所起到的责任就是我帮这个社会承担了很多的风险,但是我承担也是有限度的,不能说你付一点钱以后,我所有的风险永久性地都帮你承担,这个对我不公平,你如果这么设计这个产品的话,那就没有人卖这个期权给你了。

  东方财富网:是不是一定持有到期我才能卖出这个期权?

  张杰平:也不一定,因为它是一个,期权有场内、有场外,场内的话它有时时的市场价格,你可以平仓,如果达到你的心理价你可以平仓出来。场外的话你可以跟卖方来协商把这个价格,也是可以提前停止,都是可以协商的。

  东方财富网:就是我不仅要看对时间,我还要看对价格如果我做期权的话。

  张杰平:这个跟交易股票是一个道理。第一个我们要理解它是一个金融工具,它不是一个印钞机,千万不能有这样的理解,所以它是一个投资,但投资所给你提供的方式就是第一个它是风险转移,它把你下行的风险转移掉。第二个它有一定的杠杆性。

  东方财富网:听朋友介绍说这个市场高端玩家非常多,就普通投资者其实不适合参与的。您怎么看这个问题呢?

  张杰平:整个期权的市场,海外的话是多样化的,每个人都对这两个特性有很大的一个需求。比如说我们讲简单的像保险行业,保险行业有简单的标准的保险。也有高大上的定制化的保险,这个期权行业同样是存在,有一些像是大的机构,大的私募,它有可能有一个非常特别的看法,对市场的看法,所以它定制一个很特别的期权,像我们在海外就有很多这样的客户是这么做的。同时也有一些很标准化的,比如说我就看好中国股市,我认为中国股市会连续涨,我做的方法有可能就很简单的,就像有一些定投的方式一样,我每个月花多少钱,一个固定的钱去买中国指数的期权。这也是一种投资方式,那这种投资方式相对来说比较理解,如果长期中国指数是上涨,那你从这个当中有可能赚取一些收益,因为你亏最多是亏掉权利金。那这一种的客户有可能也是有一部分,完全定制化也是一类,这两种在金融市场上面都存在。

  东方财富网:最近上证50ETF期权成交十分活跃,它活跃的原因是什么?它偏偏前面不涨,为什么在最近这个市场比较振荡,甚至出现寻底的阶段当中,它为什么会如此活跃?

  张杰平:上证50ETF期权在场内交易的话,交易量从2015年2与9号推出以后就一直在增加,像100万张之前也碰到过,碰到过很多次。其实它期权的交易量跟很多股票的交易量有很大的类似性,就是当基础标底波动很大的时候,那天它的交易就特别多,特别频繁,那么有几种,我认为有几种原因,像这样子50的波动特别大,像我们11月底下半旬的时候,经常涨,连续涨了好多。然后后来又跌下来,跌的也特别快,这个会有很多人在这个大幅波动上面进行投机,我觉得这个跟任何股票的某一日大幅波动有很多交易量有相似的道理。还有期权它是T+0交割机制,所以会有很多投机者。同样期权本身最重要一个特性是对未来波动的这么一个预期,对波动率的一个预期。当大幅波动的情况下,大家对未来的波动会有一个不同的看法,然后会有一些期权买方,有一些期权卖方,就在这个看法上面有一些博弈,所以这个也是增加交易量的一个原因。其实这种交易量在海外也看到,在海外很多大幅波动也看到。我们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这个问题,因为期权现在日交易量达到百万张,这个你们也关注到了,其实这个是一个我觉得在国内衍生品市场是一个比较好的一个验证,就是我们在过去从2015年2月份推出以后,经过2年多交易所还有券商都做了很多工作,其实做了很多投资者培训的工作,以前大家有可能真的很不了解,现在这么多交易量其实说明有很大的一个群体其实对这个衍生品越来越关注了越来越认可,这个对整个衍生品的市场多样化也是一个提升。

  东方财富网: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越是在这种大的波动当中,其实期权的成交量越可能会出现一个增长的态势?

  张杰平:对。

  东方财富网:大家也在说期权的活跃似乎也在预示着后续市场的一个波动,可能会呈现一个越加剧烈的一个状态。期权它也分场内和场外,我的理解我想说一下,场内的话它可能是有一个这样的一个平台做一定的中介的保证。

  张杰平:对,交易所。

  东方财富网:场外好像似乎这方面没有太多的一个保证,他们之间的一个市场情况如何?

  张杰平:其实场内和场外市场整体从市场来看,它都是给投资者提供一个风险转移的这么一个工具。但场内整个工具标准化比较大一点。像现在50ETF期权,豆粕期权和白糖期权,这些都是一个标准的标底。场外期权是会比较定制化,大家对定制化要求会比较高一些,所以灵活度有可能会大一些。灵活度大一些,因为整体大家对这个本身就是一个风险转移的特征,大家的风险都不一样,所以从整体从国外市场来看,场外期权会比场内期权大很多,场内期权占整个,衍生品占场外的一个量的话差不多7%。

  场外是一个大量。因为大家的定制不一样,但是你讲一个从监管的角度看,其实两者都是非常严格的监管,在海外的话像它有一个标准的结算中心,所有的期权都要在那边登记,国内同样的,国内像证监会下面也有一些协会负责这么一个事情。所以无论是场内,场内要在交易所登记,场外的话要在协会登记,所以都是需要在一个阳光化的下面来操作这么一个事情。

  东方财富网:他们中间,尤其场外,他们没有一个中间交易的平台,所以很可能只是买方和卖方组成的,所以它相对的一个风险会不会高一些?因为场外的情况,作为我们投资者他其实是没有办法具体的感知目前的现状的,所以他的风险会不会稍微大一点?

  张杰平:您问的这个问题我觉得很好,场内的话就是由交易所来确保买方和卖方你可以支付这个风险。然后在交易所这个监管下任何一个人都是可以买可以卖的,但实际情况下有很多投资者其实不适合卖期权,卖期权其实你就收了一个固定的权利金,但你的风险是无限大的。但是在场外其实对卖权有很大的限制,所以场外对投资者或者参与方的分类是很明显的,就是有些客户你只能买,不能卖。有些客户你可以做卖方,这个对专业性,对系统性的要求就是特别特别高。

  东方财富网:所以说一般的散户投资者难以得到场外期权的一些具体信息的了解,所以这方面还是有一定的风险性在里面。

  张杰平:场外作为个人投资者,比如说小的个人投资者,你在场外的话你只能参与买方,我只建议你参与买方,因为你没有卖期权这个能力和专业性来管理这个风险,因为我刚才讲的期权它本身是一个风险转移的一个结构,你如果再一个你本身风险管理能力就没有那么强的情况下,你还去承担风险管理,这个本身对这个工具的设计就是有问题的,你如果管理能力不强,你就是应该把风险转移给有管理能力的人。比如说我们普通人,你说我想卖汽车保险,那国家不允许,因为知道你没有这个能力。那我们在实际的金融机构,你有可能作为一个普通的投资者,你说我也想卖期权。监管说你不行,你没有这个能力,不允许你。

  东方财富网:这个角度而言,可能场内也适合大家进行一个操作。

  张杰平:对。场内你可以买,可以卖,场外的话要给你分类。

  东方财富网:另外的话我们再想谈谈就是期权在现代资产管理上的一个应用。有人说期权它有一个独特的风险管理功能,是不是就意味着当这个市场出现一定风险,就是避险资金的一个需要寻求庇护地的时候,是不是期权其实相对来说会是一个很好的市场?

  张杰平:我们要理解期权是一个风险转移,它对买的人是一个风险转嫁给另外一个。对卖的人是承担这个风险,两方是一个双刃,但是就是因为这个特性,在资产管理这个行业,因为资产管理很多是专业的机构,所以大家对风险的特性理解的会比较深度一些,因为有专业的团队,专业的系统来做这么一个事情,所以它会利用这个风险转移的这么一个特性来结合自己的策略来做很的事情。

  我这边找了两个例子,像海外常见的,像有一些指数型的基金,它为了增强自己的一个收益,它有可能卖一些高行权价上面的一个期权,比如说我是指数型基金,我对标的是沪深300。我有可能愿意把沪深300一年以后120以上的价格收益给提前卖掉,卖掉以后其实我就有一个权利金,我卖掉放弃一部分收益我会得到一个东西,我把上面的利润放掉了,我有一个权利金。那这样子的话在沪深300如果没有涨超过20%的时候,你就比人家做得好一点,因为你有一个权利金。假设举一个例子,假如120以上一年以后是2%,那如果在未来一年沪深300没有涨超过20%,那你的收益其实比其他人就多出2%。如果涨超过了20%,那你的收益就被锁定在20%,因为20%以上已经放弃了,但你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你也是赚钱,已经赚了20%,已经很开心了。所以它如果愿意,我不需要那么开心,我只要20%我就满意了。但是如果没有20%,我想有一个额外的一个红包,那这个就是一种结构,这种结构在海外蛮多的。另外一个的话像我们所熟悉的巴非特股神,他其实对期权的使用是比较多的,我找了一个数据,2008年巴非特那个基金在衍生品上面,他是主要是卖权为主,提供了81亿美金的权利金,所以他卖了很多很长期的期权来赚取这个权利金。因为他如果看好一个股票,他可以去买认股期权,也可以卖认股期权,他选择了卖认股期权,因为选择卖认股期权的话,如果股票跌,跌跟他买股票不是一样跌吗?

  东方财富网:那卖和买的一个赢面哪个会更大一点?

  张杰平:这个从期权的第一个角度看,我们是说风险中性。就是说它的价格已经合理到考虑到所有的风险特征,只是我的看法不一样。像巴神他就是买股票的,我就买股票。但我如果买股票,他的盘子那么大,他通过主动去买股票,他对这个市场有可能有影响,他的操作对市场有可能有影响,他如果卖认股期权的话,如果市场不动,我这个81亿美金的这个权利金我就收掉了,如果市场涨,我有不需要有任何义务,这个81亿收的很舒服,如果市场跌,跟我买股票一样,买股票我也跌,他们这么一个思路。他利用期权的操作还是蛮多的。虽然我们在看报道巴非特他经常看报纸,好像没有跟得上时代,科技这种时代走这种感觉,但是他对衍生品的使用那是很专业的,非常非常专业的。在国外大的机构对衍生品其实都非常非常认可,因为这个是一个很大的工具,是一个非线性的工具,是一个风险转移的工具,你如果不用的话你会吃亏,其他人都用你不用,那你就吃亏了。然后在国外大的机构的话使用比例还是蛮高的,有80%左右的机构在使用期权。

  东方财富网:有那么点价值投资的意味在里边。它也是拉的比较长。

  张杰平:对,它第一个是投资本身,期权是一个工具,不是说期权是一个投资,期权它里面有很多策略,它本身是一个工具。就像我们讲保险,保险其实是一个工具,这个工具什么作用?帮我们转移风险,使得我们可以安心地去开车,使得我们整个社会提高效率,就是这个工具对社会起到了一个作用。期权同样它是转移风向,你作为一个个人投资者你去买股票,有一些风险你不喜欢你可以转移掉,不然的话有一些人承担很多风险,承担超过自己的风险,亏钱了自己生活就受到影响。其实这个是对个人对整个社会是很不好的一种现象。

  东方财富网:我的感受是期权作为现代金融市场一个基石,它是可以满足各类资产管理的一个需求,那未来的话这个方向可能会有一个大有所为的空间出来。今天和杰平我们只是聊了一部分,后续会有更深入的内容,也期待杰平能够有更多的时间做客到节目当中。节目最后再次感谢杰平的做客。也感谢观众朋友的陪伴,这一期的财富观察就是这些。再见。

(原标题:牧鑫资产张杰平:期权对整个金融市场是一个非常正面的工具)


 首   页  |   关于我们   |   资质荣誉  |  投研团队  |  组织架构  |  联系我们

Copyright@2015.深圳汇智融达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备案号:粤ICP备15084487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   法律顾问:湖南弘一律师事务所